协同办公  |  English

荣怀
资讯分类

浙江教育报:推进学前教育 普惠优质发展的“诸暨经验”

2019-12-16 10:21

 

12月4日至6日,全国教育报联盟第八次年会在浙江召开。本报联合《江苏教育报》《山东教育报》《天津教育报》《教育时报》《教育导报》《教师报》《未来导报》等多家教育报记者深入采访了诸暨市城乡部分幼儿园,共同聚焦——

“这里的孩子精气神真好!”“不论城区幼儿园,还是农村幼儿园,设施设备几乎没有差别。”“走了一圈发现,孩子们都在快乐地游戏,这些幼儿园把游戏的权利还给了孩子。”……联合采访期间,记者们连声惊叹,纷纷表示,感受到了蓬勃发展的浙江学前教育“脉搏”。

事实上,这并非诸暨学前教育的第一次亮相:2016年,浙江省农村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工作现场会推广了“诸暨经验”;2018年,该市实施学前教育补短提升工程获省政府表彰。近年来,诸暨学前教育的跨越式发展有目共睹。在全力实施三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过程中,该市逐步构建布点合理、规模适度、收费稳定、品质保障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据统计,该市现有幼儿园136所,其中公办幼儿园占比达72.8%,省二级及以上优质幼儿园在园儿童覆盖面达73%。

多政策落地——学前教育布局不留“空白”

早在2002年,诸暨基于幼儿园建设重心由集镇中心逐渐向农村山区转移的实际,就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方圆2.5公里范围、人口在5000人左右的自然村必须设立一所中心村幼儿园,与最近中心村路程超出5公里的山区村落保留一个教学点。10多年来,该市基本形成了“以乡镇中心幼儿园为示范、村级幼儿园为基础、标准化教学点为补充”的农村学前教育办园格局。

不仅是农村,该市还针对城镇幼儿园布局出台了《诸暨市幼儿园网点布局调整及专项建设规划(2017—2020)》《诸暨市幼儿园补短提升工程实施方案》。全市公办幼儿园数量逐年提升。“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和制度保障,那发展优质且普惠的学前教育就无从谈起。”诸暨市教育局学前办主任黄凌岚介绍,该市将学前教育纳入社会事业发展总体规划,把普惠性学前教育纳入基本公共服务予以优先保障。

为了破解城镇幼儿园规划不到位、建设不到位等问题,该市2017年修订出台了《进一步规范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管理办法》。文件不仅对小区配套幼儿园的配建方式、配套建设费缴纳标准、建成后的产权归属、移交方式等作了具体规定,而且提出了“强制配建”和“组团公建”两种建设方式。此后,新开发小区凡地上建筑面积达到10万平方米或户型设计达到800户的,必须配套建设一所9班以上幼儿园,建成后无偿移交教育行政部门或当地政府举办公办幼儿园。同时,对于未达到配套规模的小区、非成片开发的零星住宅以及组团开发区域,则由市政府来统筹规划建设公办幼儿园。“这种利用开发商出资兴建幼儿园的方式,既有效缓解了财政压力,又确保了布点到位。”黄凌岚说,自该办法实施以来,陆续有8所小区配套幼儿园建成并投入使用。

多元化投入——让学前教育真正普惠于民

面对老百姓“家门口上得起好园”的需求,诸暨市在“普惠”两个字上花大力气,走出了一条“政府拨一点、学校筹一点、行政村担一点、开发商缴一点、社会各界助一点”的新路子。根据最新数据,全市普惠性幼儿园数量达到128所,普惠园在园儿童覆盖面达91%。

“公办幼儿园是普惠性学前教育供给体系的支柱,对于兜底线、促公平、平抑幼儿园收费、引领办园方向、提高保教质量均具有重要意义。”黄凌岚说道,并带着记者们走进了今年8月新开园的诸暨市东望幼儿园。这所占地18亩的公办幼儿园按照省二级幼儿园标准建造,能够容纳18个班级,有效解决了周边适龄儿童的入园难问题。“本学期,幼儿园招收了6个小班和3个中班。按照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标准,每个孩子每学期只需缴3000余元保教费。对老百姓来说,他们真正享受了到优质实在的学前教育资源。”园长陈淑霞说。

一方面筹集资金新建、扩建公办幼儿园,不断扩充公办幼儿园学位;另一方面吸纳民间资本兴办普惠性民办园,大幅度增加普惠性学位……这些年,学前教育已经成为当地的一项惠民工程。2020年,诸暨市教育局将与交投集团建立合作关系,计划在主城区建设4所幼儿园,以“民办公助”的模式举办普惠性民办园,补齐中心城区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短板。

从2011年开始,该市还通过财政定向奖补这一调控方式来激发办园活力,涵盖“升等创优奖励经费”“普惠性幼儿园生均公用经费”“人员专项补助经费”“在职教师学历提升奖励经费”“继续教育专项补助经费”“困难家庭子女入园补助经费”“早教服务奖补经费”等七大项。经过多年实践证明,这笔财政支出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撬动了各级各类幼儿园举办者、园长和教师为老百姓提供普惠且优质的学前教育。

多形式提质——城乡幼儿园均衡发展

记者们抵达诸暨市浣江幼儿园教育集团城西幼儿园时,孩子们正在户外踢沙包、踩滚筒、溜铁环……“在全省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幼儿园正在尝试结合本土特色,探索不同形式的游戏活动。”园长何秀丽说,依托于浣江幼儿园这一“母体”,该园实现了优质发展,两年前被认定为省一级幼儿园。

像这样通过名园领航进行集团化办园的,诸暨中心城区共有6个,总计覆盖25所幼儿园,提供了8200余个优质学位。其中有4个大型的公办幼儿园教育集团,2个民办幼儿园教育集团。2014年,该市提出了“公办托底强保障,民办精品供选择”的发展思路,引导民间资本兴办高起点、高标准、高品位幼儿园,让家长在“有学上”的基础上,对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多元需求也得以满足。

在不断缩小城区公民办幼儿园差异的同时,该市还独创“两级联盟合作圈”,致力于促进城乡幼儿园均衡发展。其中,一级联盟合作圈采取“城区幼儿园+农村幼儿园”“优质幼儿园+薄弱幼儿园”的方式组建,现有3个市级网片发展共同体;二级联盟合作圈采取“乡镇中心园+辖区园(点)”的方式组建,现有23个镇域发展共同体。领衔园示范指导、公民办结对互助、研修群体易园体验……这样的园际联盟打破了城乡之间壁垒,各个发展共同体能在最短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实现资源共享。

要想实现学前教育优质发展,就得突破师资瓶颈。为了吸引优质师资,该市在12家公办幼儿园中试行编制备案制管理,每年定额招聘40名报备员额制幼儿教师,提升编制教师的占比。针对编外合同制幼儿教师,该市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以及各项奖补政策等措施,改善其工资福利,做到“待遇留人”。2019年度,通过市镇两级财政保障,该市编外合同制幼儿教师人均年收入远远超出前一年度本地平均工资水平。

信息来源:浙江教育报